Operation Tips

Data loading, please wait...

设计在水墨荷韵间的行走
来源:朱嘉君 作者:朱嘉君 点击量:1752 时间:2014-9-21 21:40:58
自古以来,“荷”以其高洁之姿被世人传颂,无论是画家所描绘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之娇媚色彩,还是文人笔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人品观照,亦或是宗教文化中从烦恼中解脱而生于佛国净土的圣人化身,都赋予了荷花宁静、恬淡、端庄、超脱的东方文化韵味,并成为世人心中圣洁、善美的象征和我的重要创作素材。我将整个舞台沉淀在抽象水墨的泥泽中(见剧照3)。以求达到即现代又不脱离现实,既要交代给观众环境的概念,又不以常规视角还原场景。
    当舞台大幕徐徐开启,硕大浑圆的碧绿荷叶婉约在舞台深处,若隐若现的水纹与柔亮的灯光包围着舞台中央从地面渐渐立起的舞者,他们身着裸色服装,一点点舒展自己的身体,并在缓慢而连贯的肢体运动中为自己穿上荷叶般的外装,犹如春日的温暖逐渐唤醒莲池中的生命,荷的根茎漫出绿色,透着阵阵清凉,散着丝丝幽香。这株泥中的荷的制作是一个较长的过程,表面的肌理效果是以软织物打底,在上面喷洒了多种相触及会起化学反应的固体及液体而制成(见剧照2)。
    上半场《根》在一片诗情画意中缓缓展开。舞者们在弧线的身体运动中勾勒荷的柔美线条,以盘旋而上的运动路线展现荷生出淤泥、慢慢绽开水面的生长形态,舞者间轻柔的触碰与肢体的缠绕也使根茎的蜿蜒之感得以展现。随着剧情的深入,舞台上呈现的泥泽会随着天幕的上升,而感觉的整个舞台在下沉。(见效果图5)。下半场《空》则布满了“粉尘”气,将时空从幽静的莲池转换到世间。舞台上的荷也随着世俗的影响而变得枯竭(见剧照7)。同时艳丽炫目的灯光与粗劣的麻绳纷纷从舞台上空投射下来,犹如弥漫于都市的烦恼、喧嚣与欲望,它们钻入生活的每个缝隙让人无处可躲。舞者们则被白色缠绕式的服饰包裹着,用快速的空间调度、强烈的动作力度、对抗式的身体接触表现着内心对外部环境的抗拒与焦躁。舞台一角,站在移动高台上的“荷花”女孩从台侧缓缓移入,她的曼妙与娇丽打乱了舞台上原本压抑的磁场,看似柔静却如暴风的漩涡,唤醒了被红尘不断扰乱的“信仰”与“坚持”。终于,欲望褪去、喧嚣散尽、绿意重现、清香犹存……      
    尾声天空突降甘露,将整个舞台唤回到自然原始的形态。荷也神奇的重现生机(见剧照16)。
 
图片说明:
    整个舞台沉淀在抽象水墨的泥泽中,(见剧照3)。以求达到即现代又不脱离现实,即要交代给观众环境的概念,又不以常规视角还原场景。
 
    泥中的荷的制作是一个较长的过程,表面的肌理效果是以软布打底,在上面播撒了多种会起化学变化的固体和液体而制成的。(见剧照2)
    随着剧情的深入,舞台上呈现的泥泽会随着天幕和侧幕的上升,而感觉到下沉。(见效果图5)
    舞台上的荷也随着世俗的影响而变得枯竭(见剧照7)
 
    尾声天空突降甘露,将整个舞台唤回到自然原始的形态。荷也神奇的重现生机(见剧照16)
 
作品信息:
原创舞剧《荷》
演出时间2013.12
演出单位:上海175当代舞团
主创:
出品人:张劲刚
总导演:苗小龍
舞美设计:朱嘉君
灯光设计:张顺昌
造型设计:阳乾
作曲:葛佳麒
首席舞者:兰皓
舞者:刘莎 江泽佐 苗轶舜 刘璐 曾鹏 张冀洋
人声(特邀):蓝天
特邀舞者:燕晓霞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5 Shanghai Theater Academy